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無連結系統

勿因惡小而為之 別讓笑氣「癱掉」你的人生

  • 發布機關:臺北市立聯合醫院
  • 聯絡人:松德院區 藥劑科 黃思瑩 藥師

發稿日期:110年10月14日

一名20多歲的青年大量使用笑氣,一天100公升,合併咖啡包、安非他命和酒精,出現被害感及幻覺,因渴求(craving)時情緒激動,使用暴力傷害自己,持鋼瓶威脅他人,經常到急診就醫。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藥劑科藥師黃思瑩說,笑氣與咖啡包、喵喵等新興毒品有共同特性,如容易取得、便宜、使用方便以及不容易被查緝,在年輕人歡慶的場合,酒吧、KTV、舞廳、私人聚會等,為了提升興致,喜歡混搭笑氣與新興毒品,如卡西酮、安非他命、K他命或搖頭丸,類似這種多重成癮物質使用會加重身體的危害性,甚至大幅增加致死風險。加上笑氣不受《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之規範,使用者多為未成年即開始使用,許多年輕人便這樣不自覺掉入笑氣陷阱中,逐漸成癮無法自拔。

依據衛生福利部110年1月「藥物濫用案件暨檢驗統計資料」顯示,以學生濫用藥物人數統計分析,109年1-12月份第二級毒品(安非他命、搖頭丸及大麻)的濫用人數為最多,較前一年同期略成長2.5%;第三級毒品(愷他命、FM2、硝甲西泮)為次之,較前一年同期減少12.7%;最值得注意的是,其他類物質(包括笑氣)的濫用人數排名第三,比前一年同期增加1.92倍,其中笑氣(非毒品物質)濫用人數為53人,就佔了全部通報人數將近十一分之一。

化學式為N2O的「笑氣」,學名為Nitrous oxide,氧化亞氮或一氧化二氮。黃思瑩指出,目前笑氣有三種合法用途:
(一) 在醫療上作為吸入麻醉時的輔助性氣體麻醉劑。
(二) 用在飲品及烘焙食品上,以笑氣當作推進氣體,製作奶泡;醫療用及食品用的笑氣由食藥署分別依藥事法及食安法管理。
(三) 使用在半導體工業,由經濟部及環保署管理,若查緝發現民眾未取得核可持有笑氣,依「毒性及關注化學物質管理法」第61條可處新臺幣3萬元到30萬元罰鍰。

人體吸入笑氣後,數秒內會有麻醉麻木感、欣快感及些微的致幻感受,持續時間只有數分鐘,由於作用時間短暫,容易造成追加使用的情形。曾有個案報告表示,笑氣吸起來有特別的甜味,很快會全身癱軟,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也就是所謂的解離現象、此時會有舒服愉悅感,然而這些感覺會很快消失,為了延續這種感覺,笑氣的使用量就愈來愈大,甚至有些使用者房間內擺放數瓶笑氣鋼瓶,導致身體四肢癱軟現象。

笑氣的副作用為短暫的頭暈、解離現象、失去平衡、記憶與認知障礙以及腿部無力。吸入過量笑氣,會有呼吸困難、胸悶及咳嗽等症狀,當急性中毒時,會導致缺氧。因此醫療用笑氣的氧氣含量不低於19.5%,以降低麻醉患者缺氧風險,然而娛樂用的笑氣中不含氧氣,危險性高,吸入過量而缺氧,甚至引發死亡。

黃思瑩提醒,長期使用笑氣會導致人體維生素B12缺乏,導致周邊神經病變及巨紅血球性貧血。初期的神經傷害症狀較輕微,包括手腳發麻、平衡與協調功能受損、及輕微之肌肉無力等。後期之症狀則包括末梢感覺異常(paresthesia)或喪失、乃至四肢麻痺,最終無力行走。

笑氣會上癮嗎?類似於其他成癮物質,研究指出笑氣不具生理成癮性,但吸食笑氣可能成為一種習慣,甚至發展成心理依賴,一旦開始吸食,容易渴望再度嘗試。長期吸食笑氣可能產生耐受性,使用劑量會一次比一次還高,以達到相同的欣快感效果。另有研究指出在青少年時期長期吸入笑氣,未來使用海洛因的風險也隨之增加。可見如何管制青少年濫用成癮物質十分重要。

青少年是價值觀養成重要階段,也是建立成年時行為模式的關鍵時期。勿因惡小而為之,少年也!千萬不可輕忽笑氣對人體的傷害。
 
《參考資料》
1.  衛生福利部109 年1-12月「藥物濫用案件暨檢驗統計資料」https://antidrug.moj.gov.tw/cp-89-6934-2.html Accessed on 2021/06/08
2.  馬大元等,笑氣(氧化亞氮)濫用,台灣精神醫學,2002;16:243-8
3.  楊士隆、鄭元皓、林世智,新興毒品混合包之發展動向與市場交易模式,藥物濫用防治,2019;4(3):59-80
4.  Anesthetic Gases: Guidelines for Workplace Exposures. OSHA:2000. http://www.osha.gov/dts/osta/anestheticgases/index.htmlAccess on 2021/04/25
5.  Shih-Yun Lan et al. Recreational nitrous oxide abuse related subacutecombined degeneration of the spinal cord in adolescents –A case series and literature review. Brain & Development 41 (2019) 428–435. https://doi.org/10.1016/j.braindev.2018.12.003
6.  Yuanyuan Xiang et al. Recreational Nitrous Oxide Abuse: Prevalence, Neurotoxicity, and Treatment. Neurotoxicity Research (2021) 39:975–985.
7.  一氧化二氮(笑氣)為關注化學物質管制問答集(109),行政院環境保護署毒物及化學物質局https://www.tcsb.gov.tw/dl-2422-0527bd6abd01424683272b5ee8e590c2.html. on 2021/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