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街頭精神醫學

  • 發布機關:臺北市立聯合醫院
  • 聯絡人:松德院區 一般精神科 鄭勝允 主治醫師

發稿日期:112年4月6日


如何對待街友是一座城市是否進步的重要指標。但社工師與警消等第一線人員接觸街友的過程中,往往會遇到無法辨識有無精神疾患、以及需要何種醫療協助的問題。因此在臺北市政府衛生局與社會局的共同合作下,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的精神科醫師化被動為主動,離開象牙塔前去街頭評估街友的身心狀況,以給予及時並準確的醫療建議。


以臺北市大安區、信義區為例,若該區社福中心發現街友時,主要負責的社工師便會連絡松德院區鄭勝允醫師,一同前去探望街友。此時社工師負責調查其身分、給予生活必需品、協尋家人等服務;而鄭勝允醫師則主要評估街友的身心狀態,以判斷其是否適合以天地為家的流浪生活。此類精神醫療的介入,近年在美國越來越受到重視,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將其稱為:街頭精神醫學(Street Psychiatry)。


街頭精神醫學為何重要?以某位住在建國高架橋下的街友為例,他向鄭勝允醫師表示是「橋」用非常權威的口吻命令他住下來(幻聽),所以他不能回家;另外某位在國父紀念館外長椅上的街友,則表示自己在吸收日月精華(妄想),自然也不願回家。


以上兩位街友皆屬重大精神病(major psychosis)導致其行為異常的案例,另外也有許多街友屬於酒精、毒品、賭博的成癮患者,被家人斷絕關係拒絕往來,最後雖有家卻歸不得。想當然爾,用傳統的思維來幫助上述的這些街友成效相當不佳,也因此為什麼需要街頭精神醫學的介入。


街頭精神醫學如何介入?鄭勝允醫師簡單介紹初步評估的部分,因為街友對陌生人通常採取防備的態度,加上又沒有家人提供客觀的資料,自然比看門診難上許多,起初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切入重點。但隨著經驗的逐年累積,鄭勝允醫師開發出三個必問的問題:

  1. 甚麼時候開始無家可歸?當時發生甚麼事情?
    了解開始流浪的原因有助於推測診斷。例如當初遭家人趕出家門、或是剛出獄但家人卻都避不見面,極有可能是酒精或是毒品成癮患者。
  2. 你的家人在哪?還有聯絡嗎?
    了解個案對家人的看法亦有助於推測診斷,以及評估送其返家的可能性。例如害怕父母在飯菜裡下毒因而逃家,極有可能是受到被害妄想的影響,若不治療則個案不可能返家。
  3. 未來打算做些甚麼?
    了解個案對未來的計畫有助於判斷現實感。若計畫可行則務必請社工協助;若無計畫則可邀請他接受社工師的建議與安排;但倘若計畫太天馬行空則要考慮接受精神疾患的相關治療。


藉由在街頭訪視街友的經驗累積,街頭精神醫學也逐漸有系統性的論述,鄭勝允醫師與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希望藉由街頭精神醫學的成熟而幫助到更多具有精神疾患的街友,得以早日返家,畢竟家始終是最溫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