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關懷員工作心得報告-鄭寶蓮

阿長、李小姐、護士小姐以及所有的工作伙伴,大家好。
我是鄭寶蓮,住文山區。95年8月份投入關懷員的行列,目前個案資料如下。
區    堿:中正1位、大安5位、文山7位。
年    齡:20~29歲:2位、30~39歲:1位、50~59歲:2位、60~69:1位、70~79歲:4 位、 80~89歲:2位、98歲:1位
教育程度:無2、小學3、中學2、高中1、大學4、研究所1

談一談我的個案:

高老師,65歲,國小教師,已退休,欲出國旅遊,健康檢查才知得TB(這是第三次)。地段護士林小姐帶我去她家拜訪,第二天,大門開了小縫,怎麼說也不讓我進入,第三天帶我到中正紀念堂坐,她說:「我的菌很少,不會傳染給別人,一家老小已檢查,全部安全,怕關懷員來訪帶菌到家,並說第一天因你們的拜訪,家裏全部消毒。」她非常排斥關懷員,『服藥是我自已的事,你不用來。』,這是我的第一個個案,我誠懇的告訴她:『如果是不喜歡我,我請地段護士換關懷員。』,她回答:「你想太多了。」。服了一個多月藥,卻改診斷,還好,她的主治醫生是她醫生弟弟的同學,高老師憤怒、不滿,無奈卻不好意思追究。這事帶給我極大的震撼,有幫兇的感覺,非常難過,幾經調適,才漸適懷。

謝媽媽,72歲,家庭主婦,六年前得了卵巢癌,治療中又得TB,雪上加霜,要化療加上肚子漲氣,醫院進進出出。謝伯伯曾多次告訴我,關懷員對自已會服藥的人沒有什麼幫助,詢問能提供密方嗎?令我無言以對。安慰謝媽媽:『只要按時服藥,很快就會好,周圍有那麼多人愛你、關心你,不要洩氣。』,我想說:「當垃圾埇,也是關懷員的功能之一。」。

其他的個案,除了服藥次數、時間(只聽醫生的-白紙寫黑字)固執外,大都還好,唯一遺憾是拿藥的問題,一提到把藥帶回,馬上翻臉的好幾個,有一位說:「是誰說的,把電話給我,我打電話去罵。」,另一位說:「叫總統來,我也不給。」,又有一位說:「你整天穿梭於大街小巷,不能保證沒意外。」林林總總,讓我啼笑皆非。
4.更妙的是有些個案應要把提貨卷送給我,居然說:「我已簽了名,就是我的,我要送給誰,是我的自由。」,告訴她們:「害我被開除,成了無業遊民時,天天到你家吃午餐。」,相視而笑。

這份工作有甘也有苦,開始於『叫你不要來,又來了。』,很不耐煩,漸漸變成『車子那麼多,要小心、喝杯開水吧、餓了吧、吃塊餅乾、天氣又冷又下雨,辛苦你了 …』,點點滴滴,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也讓我深深體會到:

  1. 健康的重要,原本認為理所當然的原來都有條件,當愛惜身體。
  2. 每個個案需求不同,視個別需要給予(有的喜歡提貨卷,有的喜歡發表高論,有的喜歡聆聽,有的需要讚美…),還有多讚美個案的配偶,不要忽略她或他,如此每天生活踏實又溫馨。

在這不景氣的時候,仍有工作做,很幸福,我當用心經營。感謝所有長官,感謝澄枝小姐、東杏小姐、單鳳小姐費心帶領、糾正、教導。使我漸漸進入關懷員的領域,謝謝再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