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防治中心

新興傳染病及藥癮防治科

小愛的「冰塔」

小愛的「冰塔」

         從沒想過自己會落入這個環境-監獄;在這裡的生活雖沒有”他人”形容的恐怖,卻也不怎麼舒服,親身體驗了兩個多月,這個地方-監獄,我稱之為「冰塔」,這趟冰塔之行,讓我思維更正面,也觸醒對塔裡塔外的探索。

        迷失落魄的日子裡,因銀行存摺借給朋友,換來了畢生難忘的一趟旅程-冰塔體驗,當”水牛車”到達,鳴示開門...,下車後這旅程便開始展現,完全陌生又層層關卡,一步步經由指導員(上級主管)指示,沒有過的嚴謹,感覺從心底竄起,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就這麼延續了兩天,之後漸漸習慣了,為數眾多的體驗者(受刑人),在指導員的保護下,不論任何事都有指導員服侍著,吃飯、工作、醫護、睡覺...還有24小時不打烊的保全,閒談間認識了許多體驗者, 不乏與我一樣,第一次體驗的,有長期的,也有一不小心又來體驗的,生活上雖沒什麼差異,但心理與精神上確是「風情萬種」。

        體驗的日子越久,想探究的事情越多,分析體驗者的案類,多數為毒品與竊盜,想到這群人,好奇心的驅使下,悄悄地激起一股正義感,為何這群毒品與竊盜的體驗者,常進出冰塔,私下探得一些感慨,她們雖是社會孤兒,有道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包括我自己在內;也許許多想離開冰塔後,重新生活,找份能糊口的工作,但求職謀生的過程並不容易,抗壓力不足遇挫折,消沉後又慰藉著”毒”來短暫麻痺,不久又回到遮風避雨的冰塔內,人生就只好選擇在這進與出之間;回想起二十年前,還是高中生的我,在打工時,也接觸安非他命(老闆供應的),使用過幾次後並沒有傳說那樣神奇,從此便對”毒品”產生不了任何興趣與依附;當兵時,結識了一位長髮飄逸,美麗動人的女朋友,交往到退伍,因他年輕花漾,卻得知與朋友們沉迷”安非他命”,而當時我人在軍旅,無法照顧她,只能在放假時陪伴她,更是苦口婆心的勸阻她,加上溫柔的關懷她,於是送她去了戒毒所,可是四十五天出來後,又和那些朋友搭上了(那時我也快退伍了),很堅定的告訴她,藉由我一天一夜,在愛的包容下,第二次送他進了戒毒所,痴情的等候她出來,當時他因為”安毒”,使他那張美麗的嫣顏,長滿毒痘,我更因為深愛她,沒嫌棄的守候,退伍後說服了她,脫離那群朋友,與我一起他鄉生活,過沒多久,趁我工作時,留下了紙條離我而去,回到她熟悉的地方,痛心之下和他失聯了二個月,尋尋覓覓下,終於我找到她,但是,他變了...,為了量更多的安非他命,淪為”H GIRL”出賣身體只為”毒”!最後我傷心的離開了她;我記得當時行政院衛生署、各縣市衛生局都積極宣導、教育,我認為自己的選擇(定力)比藉口還重要,成功的人士曾說過:不要為失敗找一堆藉口,要為想成功多一份堅持,每個人對人生價值的定義都不同,「選擇」當然也因人而異,,毒品的體驗者你若問他,使用毒品對身體的健康有多危害,他可能會知無不言的道盡人生辛酸,最後加上「我也不想...,可是沒辦法」真的「沒辦法」嗎?其實答案早在每個人心裡,報載一位成功的更生人─信泰油漆工程蔡永富先生,就是最好的成功例子;曾因煙毒案被判刑十四年的他,出獄後誓言:就算去當乞丐、撿破爛,也絕不再走回頭路,蔡永富先生說:成功的關鍵在於他懂得「歸零學習」,只要更生人能想通這點,就算沒成功,起碼能脫離從前的日子。看完這位成功更生人的話,你是不是和我一樣對人生充滿希望呢?不論各行各業,都難免有低潮不順遂的時候,「人生」何嘗不是起落不定,尤其是我們這群冰塔的體驗者,利用冰塔的時間轉變心態,多充實智慧,分析成功者成功的因素,堅定自己,想清楚明天(未來)的理想與希望,正面積極去迎接未來,當下決斷,雖然黎明前是最誨暗的,但是明天的太陽一定會再昇起-為你。

        當你需要協助時,政府機關與善心人士,團體都可以為您提供相關資訊,而我們這群有一個最好的朋友「更生保護會」;自信、希望的人生,就在你的一念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