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防治中心

新興傳染病及藥癮防治科

勒戒記事-「假如還能重生?我一定遠離毒品!」

愛滋防禦徵文- 勒戒記事-「假如還能重生?我一定遠離毒品!」
對於一個假釋重獲自由的更生人而言:毒品真是無孔不入!加上超強的誘惑力,只要意志力、抗拒力稍有鬆懈,毒品就會像洪水氾濫般潰堤,整個淹沒了你,能否金身而退?唉!其付出的代價何其大,能保住原來的幸福,幾人能夠?真到醒悟之時,已是遍體鱗傷、悔恨連連!那時回頭是否還來得及?那時才知道有太多、太多人、事、物要去珍惜而沒去珍惜!痛徹心扉~為時已晚!
勒戒的這一段時間,每日放佛經三節靜坐禍,回想這兩年假釋期間發生的點點滴滴,我戰戰兢兢的過每一天,遠離過去不好的朋友,拼命的發
展自己的生意,每個月按時的去觀護人那報到,本想就此渡過假釋期,可是事與願遲,偏偏在一次驗尿,驗出了嗎啡質竟高達696,此晴天霹靂震驚了我及全家人,從此改變了我的生活,也毀了一切!這一級毒品的嗎啡到底從哪來的?心慌意亂之下不知所措?我該怎辦呢?
害怕的事情很多,怕去報到的時候當場收押,唉!從此又開始不了歸路,我應該坦然的去面對官司,而不是一昧的逃避,到通緝被捕時,什麼都來不及了,沒有人願意聽我解釋,在這之前我曾到榮總及台中山大學附屬醫院去驗頭髮,可是我通緝後的抗告,誰會聽呢?法院會撥信嗎?
欲投訴而無路?我該怎麼辦呢?
在外的兩年,我認識了一位女孩,經熱戀而結婚,卻因為我有前科,再加上此事件而不相信我,已破裂要離婚!母親老邁、殘疾纏身,漫長歲月的殘刑,不知出獄時還有機會孝順她老人家嗎?在百般重重的壓力下,因損友的誘惑我終於在自甘墮落中,沾上了二級毒品,藉以麻痺自己,終究確認了自己的罪刑,其過誰屬?
我終於坐實、斷送了自己一輩子的前途,毀滅了整個家,好深沉的無奈,要怪誰呢?怪自己吧!怪自己的膽卻、逃避、前世今生造的業吧!誰能再給我機會?有!可是,再回頭己百年身!
記得前趟在囹圄中,有位黑人,奈及利亞人,因運毒被判無期,但卻羅患愛滋病,最後病逝在台大醫院,他一直苦撐無限後悔,他好想回家,他知錯、認錯,他想在自由空氣下奔向天父,可是都為時已晚!唉!他一直住在病舍,我也住在病舍,因我羅患了遺傳性癲癬症、心絞痛、心律不整,現在每況愈下,我也想同那位黑人一樣的願望~在自由的空氣下奔向天父!甚至我還貪心一點,在離世的時候,所愛的人能原諒我,能陪伴著我!可能成願嗎?我好想天父耶和華能讓我成願,不要又是個奢望!
這段勒戒期我想了很多、看了很多,太多的頓悟、太多來不及珍惜、來不及做的事,好想多賺點錢給我媽傍身一次我癲癬症發作休克,在彌留狀態時,真想就這麼走了~一了百了,免受這麼多的痛苦。此時心中突然浮起太多的不甘願,怎麼可以輕易放棄希望,在房內同學急救下恢復心跳,而後戒護外醫!
太多的不幸接踵而來,有時甚至要提醒自己別忘了要喘氣,誰又知每一次喘氣,就是一次沉重的嘆息!有時還要教會自己如何去喘氣。《只為了那些未盡的理想、未做的事!這些不甘願與沉重的苦痛,都是毒品帶來的阿!》
今天做了勒戒的結案陳詞,心理醫生大概會給我一次機會,但上蒼呢?我想好好的打官司,把失去的愛找回來,徹底遠離毒品!我相信上帝會有安排的,我一直如此堅信著!現在的我只有將自己交給神、交給上蒼了!老天會開眼的不是嗎?
在我剩餘的日子裡,我想做些有意義的事!或許能彌補自己所造的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