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防治中心

新興傳染病及藥癮防治科

被毒品枷鎖的人生

被毒品枷鎖的人生
今年的我已31歲了,吸毒資歷已高達16年,我從15歲開始吸毒,進出監所的次數也相當頻繁,當然在這之中我並非無心想改過,每回的囹圄生活,都讓我不段悔恨自己所做的一切,我總反省著自己的行為到底對嗎?我的年紀也已不小了,吸毒以及來回的牢獄生活我究竟何時才能真正厭倦醒悟呢?這個問題我也困惑著自己,不知何時我才能擺脫毒品給我的枷鎖。
我是軟硬通吃的人,所謂的軟的指的是「4號」-海洛因,而硬的則是安非他命,這兩種皆為一、二級毒品,毒品所帶給我的傷害及代價,並非只是金錢上的付出,精神及身體的傷害才是最具嚴重性的,我也曾想過毒品又不是什麼好東西,告誡過自己別再吸毒了,但我始終禁不起毒品的誘惑,以及癮頭發作時的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所以在加上周遭的朋友又都是些毒友,在這樣的環境下我真的戒不了毒,即使每回我都能在服刑的日子裡把毒品給戒了,但每當踏出監獄後,我依然就尋找著毒品,一飽服刑期間沒碰毒品的蠶,即使那只是當下的歡樂,我依然走了回頭路。
吸毒的這段荒唐的歲月,其實在我內心也曾有過很慌恐的時候,記得93年我進來士所時,偶然聽見身邊友人得了愛滋病,當時我都嚇傻了,因為回想著過去,我好像也曾與他共用稀釋液,因此深怕自己也遭染病,但好險我經過反覆的檢查確定並未得病後,心裡那顆浮動恐慌的心才就此放下來。那次的事件後,我每個回在施打毒品時都非常的謹慎,針具、水都是不與他人共用的,雖然毒品乃是要用,但身體是自己的當然要小心顧好。
在服刑的日子裡總是不斷在宣導著愛滋病的嚴重性,以及感染愛滋的途徑,而我因施打毒品的關係,本身就是處於高危險群的一員,所以我更加要確切去提防被感染的可能性。
31歲的我已渾渾噩噩沉溺於吸毒的生活中渡過了大半人生,可說是浪費了許多的時間,也許我真的該徹底的改變自己,別再受毒品的牽制,做個腳踏實地的正常人。
想想在吸毒的日子,那樣的環境裡我看清了沉淪於之中的人,擁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黑暗面,人心難測,有些吸毒的人,從有錢揮霍到沒錢,最後為了毒品很多傷天害理的事他都做得出來,變的很沒人性,進而成為社會上一個很大的問題。
所以在此我要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勸導各位吸毒的朋友,《別再吸毒浪費生命了,一起悔改,走出毒品的枷鎖,重新去面對未來的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