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無連結系統

酒癮是一個可以治療的病 重新以科學的觀點面對酒癮問題

  • 發布機關:臺北市立聯合醫院
  • 聯絡人:松德院區 成癮防治科 黃名琪 主任

發稿日期:110年11月26日

根據統計,全球疾病負擔有5.1%是由酒精引起,酒精造成之死亡與失能常在生命的早期即發生,對於20-39歲的成人來說,酒精佔死亡整體原因的13.5%;甚者,對於我們最關愛15-24歲青少年族群,酒精更是死亡與失能的頭號因子。目前所有的科學報告指出,六十餘種疾病和飲酒呈因果關係,換言之,沒有因就沒有果,沒有飲酒問題,這些疾病就不會上身。不論從任何數據或指標,飲酒帶來的危害遠高於非法物質(或毒品)所帶來的傷害。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成癮防治科主任黃名琪說,研究資料顯示,有一小群高飲酒量個案,每日飲酒100克(男性)或60克(女性)以上者,或稱狂飲者,其壽命比一般人減損25到31年。這樣的量大約是十瓶(男性)或六瓶(女性)330 cc的啤酒。然而,事實上只有一小部分人會尋求治療,而其尋求治療的年紀大約是在已經發生酒癮的十年之後,大多在此時酒精已造成對身體許多傷害,如肝病變、胰臟炎、外傷、記憶力退化、失眠、憂鬱、外傷、自傷或傷人,治療成效就會大幅下降。

目前文獻指出,酒癮是一個腦部生理機轉病變的現象,臨床症狀上大約分成三個階段演變:第一個階段是大量飲酒期,這個階段會開始出現酒醉的經驗,主要是腦中基底核相關廻路機能失調;第二階段是出現戒斷現象(如不安、失眠、手抖等)以及負面情緒(如憂鬱或焦慮),在這個階段,飲酒經常是為了可以暫時放鬆或減輕憂鬱,或是助眠,涉及的神經廻路為杏仁核延伸區;第三階段是渴求感與認知功能(如記憶力)下降,經常在情緒變化時出現渴求感,比如疲倦、煩躁、或有壓力的時候。在這個階段,壓力感受也會開始過度敏感,尋常無害之壓力,個案卻常感到「壓力很大」。這個時候涉及的腦區,已經擴及到前額葉了,因為這個腦區負責判斷、控制、規劃、與折衝,此時酒癮者會傾向否認或合理化自己飲酒問題,典型的自我描述是「我只不過多喝了一點」、「我又不是停不下來」以及「沒喝酒很無聊」。

黃名琪表示,針對這些科學上的理解,目前有一些藥物可以降低飲酒行為,減輕渴求感,從而改善睡眠、精神、與情緒,降低很多自殺與暴力問題。但藥物之外,生活上之調整修正,也不可忽略。這些治療皆是為這些功能受損的神經迴路或腦區而努力,由於腦部掌管了全身機能的正常運作,在康復之後,身體各器官功能可以逐漸改善。

飲酒問題的改善,獲益的不只是個人,對家庭功能的維持甚至社會十分重要。八十多年來,國際先進研究多站在科學的角度來看酒癮者,而不是採取以往道德讉責立場(如意志力敗壞),尋求腦部康復。除了大眾在科學理解上的精進,酒癮者更需要積極負起這個康復責任,解鈴人終需繫鈴人。